精神疾病研究专区
失眠症| 抑郁症| 精神分裂症
狂躁症| 精神障碍
神经症研究专区
焦虑症| 强迫症| 神经衰弱症
恐惧症| 植物神经紊乱| 神经官能症
心理障碍研究专区
疑病症| 更年期综合症
您现在的位置: 天津精神病医院 > 媒体报道 >

精神病者的癫狂与梦醒:阳光被挡以为是鬼魅出现

来源:天津精神病医院 2016-05-09
无标题文档

温馨提示:为提升本院服务水平,天津失眠医院特开设免费电话咨询服务
您有任何问题,不想打字、网上在线咨询不方便,只需输入您的号码,医院专家会在10秒内给您回电。直接对话专家——一对一沟通病情、咨询费用、问诊技术、专家会诊更方便,该通话全程免费,保护患者隐私,请放心接听!

  4月1日,一位有精神病史的男子在西安小寨刺死46岁保洁员,“武疯子”伤人再引舆论关注;
 
  华商报记者近日采访4名正接受救治的“武疯子”,还原他们“癫狂”时和“梦醒”后的状况
 
  晒太阳时,一抹阳光突然被过路人遮挡,他们以为是鬼魅出现;衣领后的一丝凉风,他们以为是仇家砍过来的刀;别人吐痰、擦鼻涕,他们以为是在对自己侮辱和挑衅;他们有时以为自己的大脑被控制,时常恐惧被暗杀团伙盯梢……这些幻象,导致一个个无辜者死在他们手下。而在清醒后,他们无比地内疚和自责……
 
  2016年4月1日,西安小寨,有精神病史的男子赵某将46岁的保洁员杨晓鹏刺杀后,“武疯子”伤人再次引起舆论关注。4月20日,华商报记者在医院,面对面对此前在西安杀人的4名精神病患者进行采访,尽量还原他们一些“癫狂”时和“梦醒”后的状况。
 
  事发时间:2016年4月1日
 
  事发地点:西安小寨银泰城
 
  事件经过:男子刀杀保洁员
 
  他们将我踩在脚下,我想报复,我想杀人
 
  “精神病有多种,我是精神分裂症”
 
  29岁的赵某看起来非常弱小,头发稀少。很难将他和小寨银泰城杀人案联系起来。
 
  赵某说,他到世上害了很多人。“我会被判处死刑,肯定活不下来。爸爸脑梗严重,知道后会气死。妈妈受气后也会自杀,最终是家破人亡。”赵某悲观到极点。
 
  赵某的家在陕西省旬邑县,有父母和姐姐一共4人。2006年,赵某在咸阳市技工学校读书,学的专业是电子电工。他先后在咸阳、西安、苏州打工,当过超市理货员、工厂工人等。
 
  2013年元月,赵某突然感觉不对头,“周围的人吐唾液、吐痰、擦鼻涕,我都感觉是针对我,我可能被一些组织脑控了”,赵某说。家人知道了这个情况后,将他喊了回来,经过检查是精神分裂症。家里人让他吃药,他不想吃,有时他就将药扔掉,他认为自己没有病。
 
  病情得到控制后,2016年4月20日,赵某对华商报记者说:“精神病有很多种,我是属于精神分裂症。”
 
  “突然感觉他就是跟踪我的人”
 
  2016年3月底,赵某拿了1万元从家里出来。
 
  他说将7000元存在银行卡里,身上装了3000元现金。买了4月3日西安到武汉的飞机票,准备去武汉打工。
 
  按照赵某的说法,当时他应该是精神病犯了。“所有人都骑在我的头上,他们将我踩在脚下,我想报复,我想杀人……”赵某在网上花100元买了一把三棱刀藏在身上。
 
  4月1日,赵某准备到银泰城看电影,坐电梯时,突然感觉对面的男子就是跟踪他的人,他抽出三菱刀,对着男子脸上就是一刀。
 
  很快,他被周围人制服,刀子被夺下后扔在电梯外面。赵某走出电梯后,捡起地上的刀子,就遇到了46岁的保洁员杨晓鹏,一瞬间,杨晓鹏就倒在了赵某的刀下。
 
  杀人后,赵某混混沌沌地似乎知道自己做错了。
 
  4月20日,在医院,面无表情的赵某说自己肯定会被判死刑,他说自己从来没有谈过女朋友,村里有人曾经给他介绍过两三个,因为他眼头太高,太挑剔,没有同意。
 
  对于受害人,他表现出深深的悔意——“一命赔一命吧”。
 
  目前,西安警方已经到外地给赵某进行司法鉴定,案发时赵某的精神状态到底如何,有待最终结果定性。
 
  事发时间:1998年
 
  事发地点:西安市长安区
 
  事件经过:杀死奶奶和母亲
 
  路人走过偶尔遮挡光线,一明一暗间,鬼魅出现了
 
  “突然觉得奶奶就是慈禧太后”
 
  说起自己的病,师某觉得他拖累了全家,他说自己患病最后导致暴力事件发生的原因,主要是因为家中贫寒,没钱医治。他最后还说到了一个词——“因病返贫”。
 
  1998年9月8日,师某连续几天犯病,在家里又打又砸,吓得父母站在门外不敢靠近。也没有人敢给他送饭,只能等他闹够自己平静。和师某二爸一起住的奶奶觉得娃娃可怜,擀了一碗臊子面端到了孙子面前。师某突然觉得奶奶就是慈禧太后,祸国殃民。似乎听到某种指令,师某用装满香蕉水的啤酒瓶子将奶奶砸倒,香蕉水洒了奶奶一身。
 
  师某又从炕上抱来被子盖子奶奶身上,然后用打火机点燃。
 
  后来公安机关经过鉴定,师某当时是精神病发作期,不承担责任。公安机关认为师某需要住院治疗,每月的治疗费和伙食费是900元钱,因为家境贫寒,师某家人拒绝了。
 
  “他和母亲窃窃私语,想要杀掉我”
 
  对于精神疾病的治疗,虽然医学界公认中医治疗没有西医效果直接,但师某的家人还是选择了廉价的中草药。
 
  1998年12月份的一天,师某的药吃完了,父亲骑着自行车去找先前那位老中医开药,师某一个人靠在大门外的墙上晒太阳。他将眼睛眯起来,头脑中古怪的精灵就跑了出来。
 
  眼前路人走过偶尔遮挡了阳光,一明一暗间,师某认为是鬼魅出现了。这个时候,母亲喊师某回家睡觉,她怕儿子在外面着凉。母亲搀扶着他,他感觉刺骨的冷风,脖子凉飕飕,似乎有人在后面挥刀。他突然回头,什么都没有。
 
  回到家后,一个长得魁梧的男子进门和师某的母亲说话,师某感到这个男子面部变得狰狞,“他和母亲窃窃私语,想要杀掉我”。这个男子离开后,师某残忍地杀掉了母亲。
 
  2016年4月20日下午,医院,一缕刺眼的阳光照射在师某的背部,提起母亲的惨死,师某后悔了,掩面痛哭。不幸接着不幸,十多天后父亲脑溢血去世,家里只剩下弟弟一个人。
 
  受管制18年,练就一手好书法
 
  师某被送进医院强制医疗,医生说目前他恢复得很好。
 
  医院从曲江池搬到了蓝田县,再从蓝田县搬到了长安区杜曲镇,最近他的病又犯了一次。因为师某家就住在杜曲镇,这里距家仅仅2公里,但是18年中他再也没有回去过。
 
  “我知道社会很多人都憎恨我们这些人,把我们叫武疯子,其实,我们不是故意的,我们犯病的时候也不能控制自己。没犯病的时候和正常人是一样的”,师某说。
 
  在医院18年了,师某练就一手好书法。记者将他的书法和精神病医院一位教他书法的张老师的字放在朋友圈让人点评,大家认为不分上下。
 
  教书法的张医生不让他学狂草,只是让他学习小楷,写《将进酒》。张医生给他刻了一枚章子,在他写完书法后盖在后面,师某给自己起了一个“号”——“鬼人”——不鬼不人的意思。
 
  事发时间:2012年6月21日
 
  事发地点:西安东大街
 
  事件经过:捡破烂男子刀砍21岁安康女子
 
  有时大脑一片空白,古怪的东西一会来了,一会走了
 
  提到杀人时他竟然笑了
 
  田荣荣是记者采访的几位患者中,唯一一个提到杀人时竟然笑的。
 
  27岁的田荣荣在医院接受采访时,两度发笑,一次是提到杀害21岁安康女子陈进芳。另外一次是说起他在西安南大街杀死的一条流浪狗。
 
  田荣荣家在陕西彬县,3岁时,母亲不知道为何服农药自杀。9岁时,后妈走入他的家庭,带了一个儿子,不久又生了一个儿子。
 
  “不好,不爱我”,田荣荣这样评价后妈。不久,田荣荣就和爷爷一起生活,奶奶去世早,他没有见过。田荣荣说自己只上过学前班,没有上过学,“我是文盲”。后来爷爷又去世了。
 
  16岁时,田荣荣去广东东莞打工。他在塑料厂干了几个月,堂姐给他介绍了一份切水果的活。堂姐在一家KTV上班,主要管服务员和“DJ”。
 
  年少的田荣荣就像树叶一样在空中飘,广东、上海、北京……最后落到了西安。
 
  他在西安卖牛仔裤,又在火车站附近批发一些图书,在街头卖书。在一次回老家后,他将家里的架子车拉到西安,他觉得拉着架子车卖图书更加省力气。
 
  擦肩的一瞬间,死神也到了
 
  2011年,田荣荣觉得自己犯病了。他已经无法卖书了,只好捡破烂。他将捡来的破烂拿到柏树林一家废品收购站,运气好了一天能卖十几元,不好的时候,只有几元钱。
 
  这个时候的田荣荣已经是流浪汉了,架子车是他唯一的谋生工具,形影不离。钟楼邮政大楼外面、城墙下、护城河边就是田荣荣的家。
 
  星星、流浪狗、乞丐、偶尔跳出来的老鼠,都是他的伙伴。垃圾桶里面翻出的别人吃剩的东西有时让他异常高兴。
 
  有的时候,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很多古怪的东西一会来了,一会走了”,他感觉到了害怕。为了有安全感,他买来一把菜刀藏在架子车上。这把菜刀,花了他15元。
 
  2012年6月21日下午,事发了。
 
  当时,他拉着架子车从东大街向钟楼走,一个年轻女子从钟楼向东大街行走,两人擦肩而过的一瞬间,死神也赶到了。由于磕碰,田荣荣从架子车上抽出菜刀,数刀砍死了年轻女子陈进芳。然后,若无其事地来到西华门东南角花园,用水冲洗菜刀。
 
  经过两次司法鉴定,均认为田荣荣有精神分裂症。法院最后认为田荣荣无刑事责任能力,所以不承担刑事责任。受害人家属提出的巨额赔偿,也因为田荣荣家没有赔偿能力,成为废纸一张。
 
  说到为何杀害陈进芳时,田荣荣这个时候竟然露笑了,他说:“该出事了”。
 
  接着他提到曾经在西安南大街杀死一条流浪狗的事情,他还是笑笑。笑容消失后,他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将我放出去,起码要十几年”。自言自语后又说“后悔也没用”。
 
  事发时间:2014年6月15日
 
  事发地点:西安市北辰大道
 
  事件经过:抱孩子的男子打死环卫工
 
  从小就恨父亲,误将环卫工当成了父亲打死
 
  自学日语 在日企做过翻译
 
  记者真不敢相信,一位患者用日语唱出了一首邓丽君的《我只在乎你》。
 
  27岁的杨某唱歌时没有激情,目光也不痴呆,他只是看着前方。杨某家住西安市未央区,父母离异,他跟随母亲生活。从小他就恨父亲。让人不敢相信的是,会流利日语的杨某没有上过学。因为喜欢日本动画片,他报了培训班学会了简单的发音,之后买来书自学。
 
  他说自己的日语是一级,相当于英语的八级,算是最高级。
 
  他后来竟然真的拿日语特长找了工作。
 
  有两年时间,他帮助向日本劳务输出的中介公司进行员工培训,教出国务工人员简单的日语。
 
  后来再求职时,人家要他的学历证书,他没有,于是就制作了一本假大专学历,然后成功应聘在一家日企做了4年翻译。
 
  一边打一边问“你服不服”
 
  2012年10月1日,杨某结婚了,不久有了儿子。
 
  2014年6月15日上午8时许,杨某抱着孩子在北辰大道闲转,在没有任何症状的前提下,对一名50多岁的环卫工人刘师傅发起攻击,开始是拳打脚踢,后来拿起旁边的铁钩殴打刘师傅。目击者说,杨某看起来不正常,一边打刘师傅一边问“你服不服”,殴打时间长达30分钟。
 
  4天后,刘师傅去世。
 
  2016年4月20日,杨某告诉华商报记者,他当时误将刘师傅当成了自己的父亲,所以才出手如此之重。
 
  最后经鉴定,杨某当时无刑事责任能力,不予追究刑事责任。此时正值在新刑法修改不久,法院判处强制医疗。
 
  2015年,杨某向未央区法院提出解除强制医疗,被法院驳回。杨某认为中国的法律不健全,目前像他这样的患者,存在出院难的问题,他本来在那次驳回后准备再次申请解除强制医疗,担心再次被驳回放弃了。
 
  “还不如判刑,判刑还有期限,不判刑就是无限期的待在这里。不知道在这里待多久,也许一辈子吧……”
  • 天津精神病医院,开启网上轻松预约:
  • 医院地址:天津市河西区郁江道71号(友谊南路与郁江道交口)
  • 联系电话:400-655-0825
关键字:精神,病者,的,癫狂,与,梦醒,阳光,被,挡,以,4月,
  • 祝青梅

    临床工作近30年, 有...[详细]

  • 王玉珍专家

    【从医经验】 从医经...[详细]

  • 李卫红专家

    中共党员,作为天津市...[详细]

天津圣安医院作为天津市精神科优质品牌,从创立伊始,始终坚持厚德行医,精诚济世的建院...[查阅全文]

  • 天津卫生法学
  • 全国中医师专
  • 全国中医疑难
  • 爱国卫生先进

康复案列

  • 高考生患抑郁 险些自杀,天津圣安为其解
  • 患抑郁一年多,治疗月余效果明显

专家答疑

MORE >>

经常晚上失眠怎么办?
失眠是常见的一种精神疾病,也是高发性的精神疾病。而失眠的

其它问题

来院路线

医院地址:天津市河西区郁江道71号(友谊南路与郁江道交口)

  • 医院

  • 医院

  • 走廊

  • 采血

  • 导医

  • 专家

  • 收费

  • 科普


本网站信息仅供参考,不能作为诊疗及医疗依据,本网站图片及商标权属医院所有,未经授权请勿复制及转载.
预约挂号电话:400-655-0825
天津精神病专科医院地址:天津市河西区郁江道71号(友谊南路与郁江道交口)
来院路线:市内乘906路、20路、641路、529路、632路、662路、838路红磡玉水园站下车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6-2013 天津精神病医院www.krishutaff.com